北京警事24小时全纪录:110日均接警2至3万个

原标题:京城警事24小时全纪录,110日均接警2至3万个

京城警事24小时全纪录,110日均接警2至3万个

“您好,110,请讲……”

刨去休息和倒班,每天,25岁的北京青年张旭会坐在北京市公安局110接警中心的工位上,重复这句开场白400余次。而整个接警中心的日均接警量,目前达到2万至3万。

去年,北京警方共接各类报警求助电话840万余件,通过快速反应当场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1.4万余人;全年北京110通过快速布警、跟进指挥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1.4万余名。

奔波在北京市各处、担负不同职责的民警们,成为“110”最强有力的支撑。

三里屯处置纠纷,天安门广场反扒,小区被盗现场勘查,帮晚归醉酒者搭上回家的出租车……近一个月,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跟随并记录了北京各个警种的日常工作,体验多方北京民警,为守护这座城市所做的努力。

北京警方近日通报,自今年4月底开展“2016春夏平安行动”以来,市公安局强化多警联动,紧盯突出高发、与百姓利益息息相关的各类违法犯罪。截至8月初,全市依法刑事拘留各类犯罪嫌疑人环比上升28.8%,行政拘留环比上升35.8%,全市110刑事、秩序警情同比分别下降15.3%和23.6%。

平安的背后,是那些时刻保持紧绷的神经。

7月27日 丰台枫竹苑小区 办案民警正在失主家中提取犯罪嫌疑人鞋印。 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7月27日 丰台枫竹苑小区 办案民警正在失主家中提取犯罪嫌疑人鞋印。 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7月28日晚,朝阳区白家楼桥下,朝阳交通支队双桥大队的民警,正对几名涉嫌酒驾的司机逐一进行检测。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7月28日晚,朝阳区白家楼桥下,朝阳交通支队双桥大队的民警,正对几名涉嫌酒驾的司机逐一进行检测。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7月29日下午 北京市公安局110接警中心 25岁的文职人员张旭正在接警。 新京报记者 李禹潼 摄7月29日下午 北京市公安局110接警中心 25岁的文职人员张旭正在接警。 新京报记者 李禹潼 摄

三里屯深夜

●体验时段:22点-零点

●随警单位:朝阳公安分局三里屯派出所

与一条马路之隔的“Village商业区”相比,蓝顶白墙的三里屯南41号楼算不上时髦,藏在胡同里的朝阳公安分局三里屯派出所24小时灯火通明,在李代沫吸毒被抓、优衣库不雅视频和“斯巴达模特”事件时,它曾霸占过头条新闻的关键位置,更多时候,他安静地坚守自己的角色和使命。

7月26日晚上10点,中超国安对恒大球赛结束,从工体涌出的球迷几乎将本就游人如织的三里屯塞满。足球比赛释放着人们庸常生活中无处安放的压抑,足球场自然也成了争吵斗殴密集发生的地方。

这一晚,35岁的三里屯派出所民警李雪军先是处理了球赛过程中大打出手的两人,又出门调解球迷划车纠纷。

球迷刚消停,凌晨沿街的小酒吧里,服务员让个外国人打了,凌晨的三里屯,围了一层看热闹的人。

调解不成,李雪军将外籍男子带到了派出所。

7月27日凌晨,三里屯派出所,几名男子因为打架被带到派出所接受调查。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7月27日凌晨,三里屯派出所,几名男子因为打架被带到派出所接受调查。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在三里屯,球赛、周末、节假日是民警最繁忙的时候。“人多易生事,一晚上出警十余次,是工作常态”,李雪军说,这些事大都算不上什么大事,对一线民警来说,日子就是在“鸡毛蒜皮”中度过的。

扶过醉倒在路上的醉汉,拽起过一心求死的失意女子,拉开过激烈打斗的球迷,解救过脸被女乘客抓花的黑车司机……派出所办公室里,李雪军的工位经常空着,他的多数时间留在了三里屯的街巷之中。

做过体育老师的民警李雪军曾被学生们唤作“男神”,当过特警的他在2010年进入三里屯派出所,成为一名巡逻民警。

三里屯6年,时光在工作和补觉中流逝,而不规律的生活,已是常态。

7月26日晚11点,工体监控室内,民警查看监控。7月26日晚11点,工体监控室内,民警查看监控。

天安门黎明

●体验时段:3点30分-5点30分

●随警单位:北京市公安局便衣侦查总队

7月22日凌晨3点半,天上还下着小雨,一辆老款别克轿车驶出北京市公安局便衣侦查总队。车内,便衣民警书豪和小鹏正盘算着当日的行程。

30分钟后,天安门广场,成千上万名游客正涌入安检口队伍里,书豪背着挎包与六七名游客并排前行,他哈欠连天的样子,看起来与队伍来看升旗的懒散游客毫无差别。

过了安检口,书豪与10多米外的小鹏擦肩而过,30秒后,二人在电话里相遇,“你去升旗,我转转”,搭档多年,两名便衣民警已形成默契。

4点50分,天蒙蒙亮,还飘着小雨,广场上,国旗在游客组成的人墙里冉冉升起,广泛普及的自拍杆和坐在父亲脖颈上的幼儿将人墙加高了一大块。

“这是扒窃最易得手的时机”,小鹏说,游客们举自拍杆、抱孩子,同时目视国旗,是防盗意识最差的时候。当问及识别扒手的窍门,他却归功于“经验”。“反扒是门大学问,书本里学不来,刚入行的年轻民警混在人群里看师傅抓人,长久积累,技术才上得了身。”

在执行任务时,观察、配合、演技,是反扒民警的“标配”。“小偷易识,老贼才难对付”,书豪说,被抓过多次的扒手已练就了与民警互相识别及周旋的能力。

书豪至今记得,曾在车站与一名伺机作案的惯犯四目相对,对方竟跟他话起了家常:“你师傅呢?”惯常偷窃的人,都有自己的既定招术,他们偷盗前多会“吃东西”,有的吞食铁签子,有的在皮下埋针,为的是被抓时能逃避处罚。

7月22日凌晨,反扒民警(白衣挎包者)在天安门观看升旗的人群中。 视频截图7月22日凌晨,反扒民警(白衣挎包者)在天安门观看升旗的人群中。 视频截图

天通苑清晨

●体验时段:7点-9点

●随警单位:北京市公安局公交总队大屯站派出所

每个工作日的清晨,在有着“亚洲最大社区”之称的天通苑,数以万计的“北漂”选择地铁出行。

7点开始的早高峰,人们习惯用“下车变成一张照片”来形容地铁里的拥挤。近年来,地铁里猝死、晕厥、自杀的事件不定期抢占新闻头条。

对于46岁的陈付川来说,地铁站里的分秒,头顶都像悬着颗雷。

北京地铁共18条线,有30多个派出所,作为北京市公安局公交总队大屯站派出所的政委,陈付川每年至少有100次机会体验上万人涌入五号线的清晨时光。

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小骚动可能引起大危险。陈付川记得,其他地铁线路上,曾见过一个姑娘因神经敏感,在看到身旁逐渐歪倒的醉鬼时吓得拔腿就跑,结果车厢里所有的乘客都跟着跑,慌乱中几十人携带的行李物品散落一地,场面一度失控。

7月中旬的雨天,被暴雨洗礼过的地铁站内外出现积水。人手一把雨伞,让本就拥挤的地铁空间显得更为局促。

天通苑北地铁站入口,有小雨的早高峰,为了让打伞乘客方便通过,一位民警和一名辅警合力将“障碍物”拉高。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天通苑北地铁站入口,有小雨的早高峰,为了让打伞乘客方便通过,一位民警和一名辅警合力将“障碍物”拉高。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雨天的早高峰似乎比往常更“易怒”。

天通苑北站进站口,一名年过五旬的老人拎着长柄雨伞逃票被发现,面对地铁工作人员,老人拒绝补票,认为未得到应有的尊重,老人举起雨伞头击打了工作人员的头。

围观群众越来越多,正在站台上巡逻的陈付川匆忙赶来。

见了警察,老人开口称自己进站乘车被拒,委屈万分,但面对记录全程的监控录像,老人说不出话。

在此期间,一个没吃早饭的年轻女孩出现低血糖症状,陈付川将其扶至站台角落处休息从口袋里掏出常备的冰糖递过去,临别时,陈付川又递上一块糖,叮嘱女孩上班再急尽量保证吃饭。

天通苑北地铁站。早高峰过了,民警才回到站内警务室吃早餐。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天通苑北地铁站。早高峰过了,民警才回到站内警务室吃早餐。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丰竹苑烈日

●体验时间:10点-12点

●随警单位:丰台刑侦支队

盛夏的北京,阳光格外的刺眼。

7月27日,虫鸣树绿的丰台区丰竹苑小区,颜女士起床遛狗时发现,门口鞋柜上的LV提包不翼而飞。

价值不菲的包里,车钥匙、钱包、现金、各类卡片、发票收据及装有重要文件的u盘……以为是记忆出了错,颜女士在屋找了一遍未果,再看房门,是虚掩着的。

颜女士这才意识到家中被盗,赶紧报了警。

派出所内做完笔录后,案件被转至丰台刑侦支队,30分钟后,现场勘查民警许忠接到任务,拎起双肩包快步走出支队大楼。这是他和徒弟当天的第一站。

10点刚过,许忠抵达目的地。几名遛弯的老人和孩子躲在树荫下乘凉,见警车从眼前经过,一位老人说“唉,又一家被盗了”。在这个封闭的小区里,周围复杂的环境让居民们“谈贼色变” 。

7月27日,丰台枫竹苑小区,办案民警检查防盗门被划痕迹。 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7月27日,丰台枫竹苑小区,办案民警检查防盗门被划痕迹。 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许忠注意到,离颜女士家不足5米的楼梯通道敞着大门,拐角处扔着几根烟蒂。许忠示意徒弟进入电梯间开始勘查。

从13层下到7层,再上到15层,高温下的1个多小时里,许忠反复往返于这些楼层,捕捉可疑脚印,又“打包”了几个烟蒂和一个美年达空瓶带回勘查。

推开9层的安全门,许忠看到,角落里,汽车钥匙、驾驶证、医保卡、银行卡、u盘、发票堆成“小山”。

“装在钱包里的发票,取出丢弃时遗留痕迹的可能性很大”,接过徒弟递过来的指纹提取工具,许忠蹲在地上,用蘸着磁粉的小刷子在遗留物品表面细细地刷,提取指纹。

丰台刑侦支队20余名现场勘查民警,平均每天外出勘查30次,溜门撬锁、砸车盗窃至人杀人命案……案情性质不同,现场勘查的难度和方法也各不相同。为提取证据,民警们会捡拾烟蒂、空瓶、在垃圾桶内翻找线索,或仔细查看案发时的监控录像。

“一个案子结束,下一个正等着你去,事主没准正等得着急”,结束现场勘查,许忠刚装好工具,手机又响了,许忠摘下白手套,急匆匆地走向停车场。他的徒弟们知道,师傅口中一直要带自己尝尝的黄焖鸡午餐又泡汤了。

7月27日,丰台枫竹苑小区,办案民警正在对犯罪嫌疑人丢下的物品进行指纹提取。 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7月27日,丰台枫竹苑小区,办案民警正在对犯罪嫌疑人丢下的物品进行指纹提取。 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马连洼傍晚

●体验时间:17点-19点

●随警单位:海淀巡警支队

7月22日夜幕刚刚落下,海淀巡警支队六中队民警米洋和谢欢、段戊策在上勤前,按惯例检查车里的巡逻装备。掀开后备厢,巡逻警车里,防暴盾、枪械、游泳圈。。。。。。各类防暴防刺、落水救援设备整齐码放。

警车前行,马连洼北路菊园小区外,一名赤裸上身的中年男子弓腰坐在灌木丛中。上衣挂在脖子上,书包坐在身下,裤兜里的手机充电线露出一截。凑近时,可闻到男子身上散发的浓烈酒气。

“看样子没少喝”,三人上前询问情况,喊不醒、叫不动,米洋上前轻拍男子后背,男子的身体哆嗦了一下,缓慢抬起头,酒后的潮红还未从他的脸上散去,眼里还有血丝。

“没事吧?需要我们帮忙吗?”男子缓慢起身,在民警的建议下将身上财物检查了一遍,确认没事后,男子表示已清醒过来,可以独自回家。目送男子坐进出租车后,三名民警才又回到车里,巡逻一宿,直到见到第二天的太阳重新照亮城市。

7月22日晚,海淀区马连洼北路菊园小区外,巡逻民警叫醒一睡在路边的醉酒男子。 视频截图7月22日晚,海淀区马连洼北路菊园小区外,巡逻民警叫醒一睡在路边的醉酒男子。 视频截图

夜幕中的警灯

●体验时间:21点-23点

●随警单位:朝阳交通支队双桥大队、通州公安分局永乐店检查站

夏夜,闪烁的警灯打破了白家楼桥下的平静。

头顶是东五环主路,与朝阳北路接壤,是通州、燕郊进入城区的要道,而附近多城乡接合部内,外来人口密集,餐饮、娱乐场所繁多,是酒后驾车的高发地。7月28日夜,朝阳交通支队双桥大队在白家楼桥下开展夜查行动。

时钟指向23点,朝阳区白家楼桥下,往返于城区和通州、燕郊的车辆搭载着面露疲态的人们,缓慢蠕动。

红色的轿车车身一震,熄火了,车主只得重新拧动钥匙,摇下窗,红色的停车引导牌横在车头处。

“警灯”敬礼后,半导体一样的机器插着大号吸管伸到车窗口,车主眼神有些迷离,他猛吸一口气,憋了几秒,终究不情愿地凑近吸管完成检查。

虽佯装镇定,饮酒后驾车的状态还是被识出。交警说,面对酒精检测仪,有人上演“断气”闹剧,有人坚持将责任推给葡萄,还有人用“说谎爬着走”试图博得信任,但一切都是徒劳。

7月28日晚,朝阳区白家楼桥下,朝阳交通支队双桥大队的民警,正在对过往司机进行酒驾检测。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7月28日晚,朝阳区白家楼桥下,朝阳交通支队双桥大队的民警,正在对过往司机进行酒驾检测。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能在夜晚见到警灯的,还有环卫北京的56个外围检查站。去年8月1日起,北京市高速、国道等主要进京道路上的这些公安检查站全部投入使用,24小时常态化查控勤务全面铺开。

7月下旬的一个夜晚,通州公安分局永乐店检查站民警盘查进京车辆时,一辆京牌灰色轿车进入他们视线。

靠近检查站,车突然减速,驾驶员向一侧打轮,试图躲避检查。

民警立即将这辆车拦下进行检查,在车辆后备厢的角落里,藏匿着一套吸毒工具和10余克冰毒。

“一些吸毒人员花样百出,想尽办法逃脱检查”,通州公安分局白庙公安检查站民警迟增勇说,有的吸毒人员会坚称没有尿感,不肯接受尿检;有的趁下车前摇车窗的机会,将身上的毒品“转移”;还有人在掏证件时迅速拿出凶器,或是拔腿就跑……

一年来的统计数据显示,56个外围检查站共盘查检查各类车辆2000余万辆,人员3000余万人次,查获拘留以上处理的涉毒违法犯罪嫌疑人1700余人,收缴毒品6100余克。

7月28日晚,朝阳区白家楼桥下,朝阳交通支队双桥大队的民警,正在对过往司机进行酒驾检测。并将确定酒驾者带进警车。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7月28日晚,朝阳区白家楼桥下,朝阳交通支队双桥大队的民警,正在对过往司机进行酒驾检测。并将确定酒驾者带进警车。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新京报记者李禹潼 编辑 张太凌 校对 吴限


特朗普,做回“恶棍”才叫爽

特朗普就是特朗普,他就是个满嘴乱说、没有纪律的“恶棍”,想让他文明地去竞选,就像让一只狼变成羊一样。


想做企业,就别扯上江湖和家

我们需要改变公司的基因,改变公司的组织文化、组织架构,遵从现代制度制约,从过去的组织方式中脱离出来。


大午粮液与五粮液商标权之争

一审五粮液胜诉,是扩展市场秩序加行政秩序的获胜。若二审大午粮液胜诉,就是原始秩序、扩展市场秩序加行政秩序的同时获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