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凉山破跨省贩婴案:最小出生4天 女婴卖3万

四川在线消息(四川日报记者 刘宏顺)近5个月查案布控,抓捕主犯时,120余名警力荷枪实弹,包围房屋,近日我省破获公安部挂牌督办的“6·18”贩卖婴儿案,抓获犯罪嫌疑人78名。

1月20日,省公安厅刑侦局首次向媒体公开通报公安部挂牌督办的“6·18”贩卖婴儿案侦破过程,该团伙贩卖的婴儿最小的才出生4天,婴儿中女婴卖价3万元左右,男婴最高可以卖到6万元。

凉山贩婴儿卖到山东 震惊公安部

2015年9月初,凉山州公安局刑警支队在案件侦查工作中发现:一对凉山籍彝族夫妇,频繁在西昌和山东临沂间往返,并从凉山组织孕妇或购买婴儿到山东临沂贩卖。

沿着线索深挖,以凉山州喜德县李子乡人哈马尔吉为首的贩卖婴儿团伙很快浮出水面。省公安厅将案件上报后,公安部高度重视,迅速将此案列为公安部挂牌督办的案件。

很快,凉山警方派出一个懂得彝族语言的工作组,前往山东临沂与当地警方共同开展侦查。经过3个月的艰苦工作和落地核查,整个贩婴团伙的组织构架、人员构成和犯罪脉络被彻底廓清——该团伙主要嫌疑人哈马尔吉负责在山东临沂联系买家,其妻子阿俄么子洛负责在凉山组织孕妇和直接购买婴儿到山东贩卖。

随着侦查深入,更多细节被警方掌握——有10余名凉山籍彝族女性和多名山东临沂籍人员参与该犯罪团伙,在临沂还有专门的团伙成员负责安置孕妇和婴儿;团伙贩卖活动的范围,主要在山东临沂市的兰山区、河东区、费县、平邑县。团伙将婴儿分为“大货”和“小货”,“大货”指男孩,“小货”指女孩,“大货”卖价在4万元左右,最高可以卖到6万元,“小货”卖价3万元左右。

300名警力荷枪实弹 78名嫌疑人落网

随着犯罪网络日渐厘清,集中抓捕解救窗口期临近。1月14日22时在公安部的协调下,集中抓捕解救行动正式开始。

由于涉及多地,解救行动分四川凉山、山东临沂两个战场。在山东临沂战场,凉山抽调30余名精兵强将,与山东临沂警方300余名民警混合编组,兵分四路直扑兰山区、河东区、费县、平邑县四地开展抓捕工作,66名涉案犯罪嫌疑人相继落网,13名被拐婴儿顺利解救安置。

在凉山战场,随着山东战场主犯落网,指挥部一声令下,凉山公安公安机关50余名警力合成作战,梯次抓捕,成功抓获涉案嫌疑人12名,现场解救婴儿2名。

抓捕主犯哈马尔吉的场面至今让民警罗彦伽印象深刻,“简直就是好莱坞电影”。

“哈马尔吉住在平邑县城乡结合部的一处单家独户的院子里,一扇大铁门,院墙有3米高。”“抓捕当晚,120余名警力将房屋包围。”但罗彦伽赶到顺利的是,整个过程中并没有武装冲突,“民警悄悄搭梯子翻墙进去,打开了门大部队就冲了进去。”

但其他成员的居住环境着实让民警“受不了”。罗彦伽介绍,“团伙中,3名男性嫌疑人一人睡一个单间,女人们则是每人带着1个婴儿打地铺,七八个女人带着七八个婴儿,挤在两间不到10平米的小房间里,四处是烟头,光线昏暗,气味难闻。”

1月18日上午9点过,从成都开往西昌的T8865次列车驶进西昌站,最后一节车厢车门打开,哈马尔吉等36名犯罪嫌疑人被民警押解下车。一起下车的,还有被解救回来的尚在襁褓中的15名婴儿。

解救出的婴儿中,最小的仅4天

民警介绍,解救出的婴儿中,最大的两岁半,最小的出生仅4天。被抓获的不仅有贩婴团伙的组织者,还有来自凉山的妇女,一些妇女抱着刚刚生下的婴儿,这些婴儿都是贩婴团伙组织这些妇女生下的。在被抓之前,他们正在山东临沂寻找买主。还有一些怀孕的妇女,她们则是等待生了小孩后,再将其卖掉。

此次抓捕行动,该团伙共有78名犯罪嫌疑人落网,其中12人在凉山被抓获,66人在山东被抓获。在山东被抓获的嫌疑人中,有36人为凉山籍,被凉山警方押送回凉山,其余嫌疑人由山东警方处理。

目前,被解救婴儿交由凉山民政部门妥善安置,对嫌疑人的审讯工作正在进行中,此案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法官开房,法庭上能过硬吗?

当然对于这两位视频中的主人公,舆论更多的还是呈现出不能容忍的道德洁癖心理。因为是法官,因为是法官队伍中的官,因为他们的手上握着司法的公正与公平,所以舆论普遍感觉,这是对庄严法槌的亵渎。


官员财产公开不能再拖

人称“龚十亿”,当然不能坐实龚清概就一定拥有十亿家财,但它却从一个侧面说明龚确实相当有钱。报道披露,在申报个人事项的时候,据称龚申报的资产上亿元。


农民工当全国总工会副主席?

他长期在农民工群中吗?他以农民工身份当选为全国总工会副主,能代表亿万农民工吗?他了解农民工多少?


老人携黄碟坐火车算多大的事

老人看“黄碟”,和之前媒体报道的“农民工看脱衣舞”一样,并不值得戏谑和嘲笑。这则新闻引发人们思辨的,不仅仅是个法律问题,更不该只是个娱乐话题,它还应该是一个严肃的社会话题。任何人都不是吃饱穿暖就算“幸福”的,还得有丰富的精神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