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国女工在日本受欺压 有人曾遭雇主强暴

参考消息网6月8日报道 外媒称,日本以“外国技术实习生”名目引进外劳,不少受到不平等待遇。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6月8日援引《朝日周刊》的报道称,由于日本当局没有健全的监视制度,不少在日本乡下的中国女工饱受欺压。有案例还显示,她们遭男雇主强暴,过着奴隶般的生活。

据朝日周刊引述的官方数据,日本目前以外国实习生名义引进的劳工为16万人;其中,来自中国的最多,占整体的三分之二;其他按序是越南(13%)、菲律宾(6.5%)、印度尼西亚(6.5%)和泰国(2.5%)。

该周刊也揭露,一些从中国到日本从事农业生产的女工,在人生地不熟的日本乡下,遭到日本雇主的欺压。她们一些人为农家捆绑腌过的“紫素叶”。 由于农家要求工作快,不让女工带手套干活。一位杨姓女工拍下被紫素菜染得发烂的双手,申诉她每天如机械般的干活。除了固定的12小时工作时间以外,有时还得加班到半夜3点。

该周刊指出,这些中国女工不敢反抗,因为每个人在到日本工作以前,都被强迫借5万人民币,交给中介公司当出国手续费。她们害怕被雇主开除,只有忍气吞声工作存钱还债。

日本岐阜县一家制衣厂,40来岁的一名中国女工也向该周刊投诉,日本工作环境与之前所想象的差十万八千里。

她说:“我们都希望在外地赚了钱,回国就能过好日子。我是听说日本的钱好赚,工作三年就可赚30万人民币。然而,到了日本才知道,我们都是廉价劳工。我们缝的一条裙子在日本店里卖2.8万日元(约人民币1400元),但我们每天工作14个小时,每月的工资却只有6万日元(约人民币3000元)。”

岐阜县这家制衣厂的中国裁缝女工,不久前在日本一民间劳动组织的支持下,展开了一次集体罢工行动。这一劳动组织为她们打抱不平,要求涨工资到15万日元,而且为她们争取到了周休。

日本“技能实习生”名义引进外劳,与雇主之间发生摩擦的事件与日俱增。据日本法务部门统计,前年因受不了折磨而在逃离工作地点的外国实习生有3567人,去年增加到4581人。

日本当局也发表了“外国实习生”(外劳)死亡事故状况,2011年是20人,2012年19人,2013年27人。其中,大部分是在劳动中身亡,有一些是自杀。

编辑:SN091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同行对船长侥幸逃命的看法

因为我是他同行,我在竭力为这位船长推卸一点天灾的责任。因为船长的天责就是维持船舶安全。我们都有自己的职业尊严。出了天灾事故,我们应该同情,而不是指责,其责任由调查后的结果来承担。只要是一位负责人的船长和驾驶员,他们对船舶安全都视为天职,必须确保并且做得更好。


长江沉船七日祭

今天是沉船事件的“头七”。按照中国人的习惯,这一天魂兮归来,亲人隆重祭奠,表达哀伤与缅怀。鲁迅先生也曾说,痛定之后是可以长歌当哭的。滔滔江水,淹我亲朋,怜我世人,忧患实多!猎猎风幡,吹我愁肠,愿我亲人,往生极乐!


高考报道的困境

被称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的安徽毛坦厂中学又引起媒体的关注。媒体的报道,对毛坦厂中学的“办学声誉”丝毫不构成影响,反而成为对学校的宣传———每年媒体的报道,为这所高中带来更多的生源,家长才不管学校办学有多畸形,要的就是把学生分数提高。


高校自主招生成了拼妈游戏?

湖北高三女生小张凭借论文等成绩,通过了今年武汉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自主招生初审,但近日有网友发现,论文第二作者吴某疑是张同学母亲。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吴教授证实,张同学确实是其女儿,相关论文是女儿自己写的,她参与修改,“我们是经得起检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