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5月20日迎来婚姻登记高峰 公园设临时窗口

原标题:月坛公园设临时婚登窗口

昨日,在遛早老人们的祝福声中,小刘夫妇幸福地领取了结婚证书,宣告“我们结婚了”。首席摄影记者 蔡代征/摄 昨日,在遛早老人们的祝福声中,小刘夫妇幸福地领取了结婚证书,宣告“我们结婚了”。首席摄影记者 蔡代征/摄

北京晨报讯(首席记者 崔红)本市昨日迎来“520”婚登小高峰。全市结婚登记人数3044对,离婚登记人数232对,数量均比平日翻番。为方便新人登记,西城区民政局婚登处特别在月坛公园开辟临时登记窗口,这是本市婚登部门首次在开放场所办公。

今天为“521”,依然被网友称为“表白日”,预计将持续婚登小高峰,又赶上周六,婚姻登记人数应超过昨天。全市各区婚登部门已做好准备。

月坛是明清两代帝王祭祀月神的地方;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月老”又是主管姻缘的神仙。婚登临时窗口就设立在“邀月园”广场,整个广场被月季包围,广场中间有“花好月圆”“天长地久”吉祥图案的花岗岩地雕。登记处设在垂着长长豆角的绿廊中,颁证台设在广场中间。新人们用五六分钟完成登记手续后,就被婚姻登记员邀请到颁证台领证、宣誓、拥抱亲吻,并且高呼“我们结婚了!”

前后有39对新人在月坛公园办理婚登手续。“邀月园”广场内原本有不少遛早休闲的老人,但是大家都特别安静,连孩子们都没了往日的吵闹声,大家饶有兴致地看着新人们领取证书、许下诺言,拥抱亲吻……只是每到新人们高呼“我们结婚了”的时候,四周的老人们都主动跟着欢呼、鼓掌,自发送给新人祝福,场面甚是感人。

家住鲁谷附近的新郎小刘告诉北京晨报记者,网上预约的时候,西城区婚登处推送了月坛公园这个临时的办公地点,“最初选择月坛就是为了减少排队时间,因为登记完了还要去上班。没想到来到现场感觉挺意外的:公园里景色优美,‘月坛’的文化寓意也好,还有好多陌生的大爷大妈送祝福,感觉特幸福。”

西城区婚登大厅位于厂甸附近。作为一项便民措施,从去年起,婚登处推出“分散办公实施方案”,凡遇高峰日就在城区西北部开辟临时办公窗口,减少新人奔波和等待时间,同时也可分散婚登大厅内的人流压力,减少周边的交通拥堵。昨日,西城区共开通10个婚登窗口,其中2个设立在月坛公园内。全天共为278对新人办理婚登手续,是平日的3倍。西城区民政局有关人员表示,如果试点顺利,争取经常在月坛公园开办临时婚登窗口。

准新人挤满办证大厅

北京晨报96101现场新闻 (记者 张静姝)“520”谐音“我爱你”,昨日恰逢这一“吉日”,不少情侣“讨喜”选择在这一天领证结婚。记者一早在东城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看到,工作人员还没上班,排队等候的准新人们已经挤满办证大厅。记者从东城区民政局了解到,“521”今年也成新宠,预约登记人数和“520”差不多。

张女士和赵先生异地恋爱多年,10天之前,身在北京的赵先生就从网上预约,打算在5月20日和张女士领证登记结婚。昨日,张女士早早地就从石家庄赶到北京,俩人顺利地在石景山婚姻登记处领证。赵先生说道,“本来就准备着近期领证,恰好这个日子沾着浪漫的含义。十天前我看网上就已经预约了50多对,怕没名额,自己也抓紧约了。”

昨日,像他们这样的准新人不少见,记者一早就来到东城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还没上班,排队等候的准新人们就已经将五六十平米的办证大厅挤满。不少人都称是请假而来,“专门挑了‘我爱你’这个好日子,也是我对我媳妇儿的承诺吧。”排队的一名男士一边说,一边搂紧自己身边的姑娘。

截止到昨日中午,东城区民政局一共为130余对新人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工作人员介绍称,“根据网上预约登记显示,今天有160多对。但没有登记直接来的,只要排队办理,也可以办理,全天数量预计在200对左右。”而根据记者之前了解到的情况看,这个数字尚不及2月14日情人节和我们中国传统的“七夕”情人节的登记量。但工作人员表示,“这比平时已经多好几倍了,以往人少的时候,一天也就登记十几对儿。”

此外,与去年不同的是,今年网络预约在5月21日登记的准新人也与5月20日大体相当,工作人员介绍,“去年只有在5月20日那天人数激增,21日就回复平常了。但今年这两天差不多,不少年轻人说‘521’的谐音也是‘我爱你’。再加上是周六,大家更方便来登记”。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