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人大代表建议放宽入学年龄 允许五岁半入学

新快报讯 记者占文平 实习生曾钰熙报道 目前,广州市小学生入学年龄规定为“在8月31日之前年满6周岁的儿童才能在当年入读小学”。每年8月底,一部分未到生产足月的孕妇为此“抢闸”剖腹产。刚刚被评为2014年履职积极代表的市人大代表丘育华提交了《关于合理调整小学生入学年龄规定的建议》,建议降低小学生入学年龄限制。

丘育华认为,降低小学生入学年龄限制的理由有三:一是《义务教育法》中没有关于接受不满6周岁儿童入学必须追究法律责任的条款,也就是没有禁止未满6周岁儿童入学接受义务教育;二是英国、法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儿童入学年龄为5岁,而美国、日本、韩国的规定则更有弹性,入学年龄为5至7岁;三是随着社会的进步、营养的丰富、资讯的发达,如今孩子们的智力和自我照顾等成长很快,完全能达到入学读书的要求。

在建议中,丘育华提供了两个方案:一是将时间线调整为“下一年的3月1日(不含3月1日)前满6周岁”,这样原来8月31日前不满6岁的要等1年,以后就只用等半年;二是将时间线修改为:按照(入学年-出生年)=6 ,就可以入学。例如2009年出生的不管出生月份,都可于2015年入学,依次类推。

(原标题:放宽读小学年龄限制 五岁半也应允许入学)


改革时代寻找失踪的个性官员

我说的这个词是:个性官员。这个词,已经从我们的媒体辞典中消失了,这个群体,好像已经成为改革历史的失踪者。


中央会议释放出重大反腐信号

既然一口锅内吃饭大家没法监督,既然同级纪委很难监督党委一把手,那么,索性改变这种体制。改到什么程度?纪委不再被掣肘、党委书记没法“一言堂”的时候。虽然不一定是中纪委垂直管理,但其实,本质上,相距也不是太远。


方丈的官员朋友圈公开之后

昨天出版的南方周末上,我的那篇《方丈的官员朋友圈》,在网络里被很多人谈论和转发,几成刷屏。一些朋友觉得这样呈现一个地方的贪腐和官员的另一面,角度很妙,也有一些朋友十分好奇,我是怎么找到这个和尚的。